冷掉的咖啡

作者: Jas / 發表於 2004-12-31

冷掉的咖啡 今晚準備回宜蘭跨年,好像是近年來極罕見的一次歸鄉過新曆年。

 台北今晚想必依然有著各項跨年活動,那些從很早以前,對我而言不知為何已經失去任何意義了。

 我的意思是說,跨年,感覺似乎非同小可,似乎很具啟發性才對吧,而我大概從很早以前就已經無法從跨年活動得到任何那樣的東西了。

 但我喜歡跨年活動每一年吸引人潮,讓我們得以悠閒走在空蕩蕩的台北街道,感覺很乾淨感覺很樸實,甚至連空氣都清新了起來。

 我相信每個人都喜歡快樂,喜歡心中洋溢著幸福感的感覺,我們透過各式各樣的形式也都在追尋那樣的感覺,我相信甚至連那些吸毒嗑藥抽煙酗酒的人也不例外吧,然而所採取追求的形式,還真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。

 我記得有一年冬天特別冷,幾乎就像今天的北台灣這樣,約莫不過七、八度,那年農曆新年,我們全家深夜步行到中山路上一家西餐廳,爸媽跟弟都點了牛排,而我因為根本還沒消化完晚餐,所以只點了一杯曼特寧。那個晚上爸媽的心情很好,興緻一來,連談了許久我們的兒時趣事,那些我其實已經聽過百遍十遍的兒時趣事,在那個當下卻帶來無比愉悅的幸福感受。

 那一夜,到離開那家西餐廳前,我才察覺到自己沒啜幾口咖啡,那已冷掉咖啡的滋味,依然濃重盤旋於鼻間,現在想來每每勾起那樣溫馨的回憶。

 或許,並不是表面看來萬事美好,才真是實質上的美好。

Post a Comment




回上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