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d Circle

作者: Jas / 發表於 2004-09-27

 我很煩厭於處理人與人之間的糾葛,但,有時候很不得不地必須逼自己上火線去,嚐試聽這方的意見、聽那方的意見,然後提供自己的意見。

 置身其間,偶爾會猛醒,譬如說過去當我曾經擔任管理職時,曾一再主張不要用政治手段解決專業問題,但在互為因果無法重置、無從改革的環境,也許還是得用政治手段來處理吧。

 我覺得很遺憾爸媽因為健康與戒酒的問題與姐的關係惡化,在對立的情緒因素之下,一切都在週而復始的惡循環裡找不到出路。
Post a Comment




回上方